郑州信阳人 信阳人在郑州 豫南商会 信阳驻郑办 信阳驻郑团工委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欢迎老乡们点击图片后点:赞  赞一下咱们论坛
到信阳八县二区长途汽车联系方式 信阳2014第十二届运动会宣传片 侠客小程序全新上线!欢迎测试 郑州信阳人老乡注册会员通道
侠客云自助建站系统 河南站长站-信阳人社区合作网站 最好用的网址之家、设首页有奖 可乐影视-免VIP看电影、电视剧
查看: 1015|回复: 0

热门小说推荐:花开几许,浅笑安然免费查看全文及txt全本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1-23 14:0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花开几许浅笑安然》主要讲述了燕子许在希之间的爱情故事,内容描写新颖,实力推荐,这里提供花开几许浅笑安然燕子许在希完整版。花开几许浅笑安然小说精彩节选:晦暗的胡同,燕子接过九叔手上的文件,似是凄然又似欢喜的笑了笑。

《花开几许浅笑安然》精选
而许在希只记得,这个女人穿着白裙子,身上没有胭脂水粉的味道。只有淡淡的像阳光下青草地的味道,沁人心脾。
这是许在希第二天一早醒来时的记忆,当女佣进屋换被套时。先是惊讶床上的一朵红花,许在希也愣了一下。
似在回忆昨晚的事,可酒喝多了,到现在他还头疼欲裂。
晦暗的胡同,燕子接过九叔手上的文件,似是凄然又似欢喜的笑了笑。
“辛苦你了,九叔,任务完成了,好好回去养老。”
燕子交给九叔一个厚实的信封,然后决然的转身离开。
九叔诧异的看着今天燕子的模样,她没有化浓妆,没有穿黑衣。只穿了白T恤牛仔裤,短短的头发,从背影看像个小女孩。
这是燕子吗?那让人惧怕的气场去哪了?
“夫人,调查结果我已经送去环宇了,我有愧你的托付,犯了错,对不起。”
燕子在欧阳夫人墓前深深一鞠躬。
她犯了错,其实从十岁起她就错了。
她没有过去,没有名字,可是她爱上了许在希。
这个90度的鞠躬持续良久,一滴滴的泪水打在青石路面上,化成一地斑驳。
她的脑不断出现许在希的背影,他一直在走,然后变得越来越小,最后什么都没有了。
指甲深深嵌进手心,以前她总在夜晚打拳。打的双手痉挛,用肉体的疼去掩盖心上的疼。
现在她的手已然渗血,可心上的疼愈演愈烈。
他发现自己不见了吗?他会不会伤心?
环宇大厦
还在环宇办公室的许在希,收到了文件。原来她的母亲没有抛弃他,当年她被强迫带走。她的母亲更没有杀死父亲,害死父亲的是父亲最信任的部下。
许在希终于明白了真相,他异常欢喜的走出了办公室。可门一开,那女人竟还没回来,他已经消失一早上了。
“燕子呢?”
他质问着门外的五号,从一早就不见燕子的影子心情就烦躁了。
“不知道。”
五号摇头,许在希嘭的合上门。
他也不知为何,自己想立刻和燕子分享这个好消息。
满心幻想着燕子知道这个消息的模样,这下总该笑了吧。
他在办公室等了一天,都没有等到燕子。
是夜
他整夜未眠,脑海里时不时浮现那个穿白裙的身影。
他第一个想到的是燕子,可又立刻否决了自己的想法。
“她人呢?”
许在希异常烦躁的下楼,质问着守夜的保镖。
“没回来。”
保镖小心翼翼的答,其实他们也纳闷,燕姐不可能一整天不出现。
天黑了又亮,亮了又黑。日月照常更替,可守护许在希的燕子没回来。
又是清晨
许在希不悦的看了眼帮自己系领带的女佣,然后一把扯走领带。燕子走了,所有的一切他都觉的不对,连空气都不对,心上更是空洞。
“不用系了,都下去吧。”
房间一片寂寥,许在希把领带绕在手上。凝视了良久,心上狠狠的一阵颤动。
他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!
环宇保安室
“她平时还会去哪?最近她有什么反常的吗?”
许在希把所有人聚在一起,松垮垮的衬衫领口,他不想打领带了或者说他在等着她回来帮他系。
“燕姐会去的地方我们都不知道,也不敢问。这半年里,她忽然变的很严厉。每天都训练我们,而且要求十分严格,只说等有人打赢她了,就不用训练了。可没人打赢她,只有五号和她勉强打了个平手,然后就不训练了。”
一个保镖说着,然后指着五号。
“你,跟我上来。”
许在希转身,五号紧跟其后到了办公室。
“她对你说过什么?”
“燕姐说她的工作会转接到我身上,还叫我不要问为什么,照做就好,。”
许在希听了心口一阵颤,她日日都在自己身边,可自己什么也没发现。
“和穆氏的会议在过十五分钟就开始了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
许在希应了声,然后瘫倒在办公椅上,望着天花板,像被抽走灵魂一样空洞。
从前说这话的都是燕子,她把一切都安排的井井有条,那么无所不在的人,现在却一下消失,像从没来过一样消失的彻彻底底。
现在她那微微沙哑的声音仍回荡在耳边,仿佛他一回头,燕子还在他身后。
走在通往会议室的廊道,他回头望了望。仍旧没有那个小小却又倔强不屈的身影,而脑海里的身影正慢慢和那晚的白裙女孩重合。
随后又错开,那打扮不可能是燕子。
许在希还信着,燕子会回来,她肯定放心不下环宇。
“许总啊,好久不见。”
穆圣哲和许在希握着手,可目光却在许在希身后的位置,像在找什么人。
“你的那只燕子飞哪去了,生病还没好?”
穆圣哲肆意的调侃道,可许在希的眼一下锐利,原本心神不宁的许在希,像一下被针刺了胸膛一样幡然醒悟。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郑州信阳人 ( 豫ICP备08000741号-2 )

GMT+8, 2019-8-26 04:56 , Processed in 0.075865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